西安日报社数字报刊

新闻中心
红枣自己落了
2019-09-16 10:42  来源:西安新闻网-西安日报   记者:马师雄  /  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张莹

??? □马师雄

  我家房子的南阳台很大,把两间房子连接起来了,整个阳台空荡荡的,太阳从早照到晚。去年春天,儿子放放弄了一棵一尺高的小枣树。我让儿子把这棵我心中的宝贝枣树摆放在阳台中间的显著位置。

  阳台的玻璃窗子下面墙根安放了一把小方椅子,椅子上摆放了一个大花盆,大花盆里栽着这棵小枣树。小枣树是儿子从老家陕北米脂杨家沟乡岳家岔村带回来的,是在病床上的我的九十三岁大哥让他带回西安的。去年春天,儿子陪着我看老家的大哥、大嫂、二哥、二嫂和老姐,他们都是八九十岁以上的人了,且身体都不太好。

  我在家住了八天,儿子只住了三天。儿子生在西安,长在西安,过四十岁的人了,看到家乡的什么都感到新鲜。回家的第二天上午,他就爱上了院子里坡上的枣树。病在炕上的我的九十三岁大哥,听到放放和他的哥哥姐姐们说枣树的事,本来半昏迷的他,突然睁开眼,声音微弱地说让他的儿子给放放抱一棵小枣树,带回西安去,栽在花盆里,能养活,还能结果。

  我嘱咐儿子,回家把小枣树的根埋在花盆里,浇点水,等我回去栽。小枣树栽好、摆放好,我对家里的人说,你们不懂枣树生长的习惯,这棵枣树由我照管,由我抚养。我知道枣树的生长习性,从此,每天我总要看上几次。记得我小时候,老母亲告诉我:“桃三、杏四、枣圪蹴起就是。”就是说,桃树长到三岁,杏树长到四岁才能开花结果,惟有枣树长到一岁,刚站起来,当年就开花结果。果然第一年春天栽上,秋天就结了五颗枣子,由小到大,由绿到红,熟透了。儿子和他的小女儿摘下来,家里的五个人,一人一颗。他们尝了尝鲜,我没听清他们说了些什么,我心里酸酸的,没舍得尝这颗红枣子,把它摆在我书房里上了玻璃窗的柜子里,坐在沙发上就看它几眼。

  这是一棵生在老家院子的小枣树苗苗,在西安的花盆里结出的第一茬果实中的一颗。放了一年之后,它变成了一颗干枣,里边生出看不见的小虫子。我把这颗干枣放在一个小小的纸匣子里。这棵盆栽枣树,第二年结了二十几颗红枣。现在,小枣树快长到屋顶高了。我还是给花盆松土、浇水,只要我在家,每天要站在枣树跟前,看上两三遍。春天,枣树和我快一样高了,夏天,枣树比我高了二寸。这一年半来,我看着枣树长芽了、长叶了、开花了、结果了。

  我知道结了多少颗枣子,但我站在枣树前,总要从下到上数上一遍,又从上到下数上一遍。我默默地,一天又一天数着树上挂着的枣子。枣子由绿到半红到全红。

  一天我看到枣树的下部少了三颗枣子。我明白,这是老伴摘给孙女吃了。我给老伴说:你以后不要摘这红枣吃,让这些枣子自己长到老,长到自己落下来。你们想吃枣子,自由市场上随便买着吃。之后,家里人再没有摘这棵树上的红枣。我照样天天从下到上,从上到下数树上有多少颗枣子,直到有一天下午,我走到阳台上,看到底下落了几颗红枣子,我把它捡起来,放在盆子下边的小椅子上。

  我知道这是枣子熟透了,经不住玻璃外面吹进的风。这以后我再没有数树上的枣子,我知道,熟透了,就要落的。但是见景生情,我看到枣子往下落,不由得心里一酸,眼泪如枣子一样往下落。因为我看枣树,就记起了我九十三岁的大哥,他去年秋天去世了。大嫂八十九岁,二嫂八十六岁,也相继去世了。两个月内,三位亲人走了,我怎能不落泪呢!

来源:西安新闻网-西安日报  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张莹
分享到:
【西安日报社声明】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。自2009年1月1日起,其他商业网站(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)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,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。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的新闻,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"西安新闻网-西安日报"、"西安新闻网-西安晚报"。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,网站联系电话:029-88215931